烟酒

喜欢防弹 喜欢GOT 7 喜欢写小文

没有标题

我想搞个果珍了

再次督促自己写文嗷

明天一定要发出来

抑郁症果×接班人珍

嘿嘿


我们结婚了

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事情,心情很down   还好把这篇文赶出来了。。。祝你们看文愉快哦   文笔不好  多多包涵哈


二回

上集回顾:来参加我结的防弹的大哥金硕珍,他该如何找到自己的结婚对象呢?

金硕珍很无奈,看看手机里的那张图,更无奈了。虽说自己的观察能力还不错,但是......这真的有些为难人啊喂!

看起来还是没有头绪的Jin,真是替他着急呢~

看着看着,金硕珍突然觉得有些眼熟:“哦?看着有些眼熟呢?”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,金硕珍再次思考了起来。

硕珍啊,这地方好像离你不远哦?

“哥。”郑号锡洗漱好之后,换了身衣服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洗漱之后,更加帅气的JH,变自信了啊。

“号锡啊,我要找到这张图片上的地点,才能和我的伴侣约会。”

“看出是什么地方了吗?”

“还没有呢,号锡啊,快帮你哥我看看。”

向弟弟求助的Jin,也许这次可以猜到了。

郑号锡坐到金硕珍旁边,两人凑在一起,一脸严肃的盯着手机里的图片看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看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......要看穿了啊

“哦?珍哥,这不是我们公司前面的那条街吗?”郑号锡指着图片上的一个地方:“这家店的炒年糕你上次刚去吃过啊?”

金硕珍顺着郑号锡指的方向看过去,嚯,还真是那家店,心下一阵奇怪:“哦莫,怎么选在这个地方?这家店里有不少我们当时练习生时期的回忆呢。”

郑号锡挂着一抹浅笑,像是回忆起了什么:“对啊,那是一段辛苦却又快乐的时光呢。”又不由的感慨:“一下子五年过去了,我们也一起走了这么久了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金硕珍拿过手机,两只手放到舞蹈队长的脸颊上,利落的揉了揉:“这不,你哥我都要准备结婚了。”附赠一个欠欠的笑容。

郑号锡一下子笑开:“对呀,哥,你也老了啊,哈哈哈。”

“......呀!郑号锡!”

“哥哥哥,现在我不是最重要的,你的约会啊哥!”

“啊,差点忘记了都......”金硕珍停住要打郑号锡的动作,对着摄像:“走,约会去。”

终于想起要去约会的jin!!!真是太不容易了啊QAQ

时间:周日上午10:00

地点:大黑前的某条街

下了车之后,金硕珍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和图片上像又不像的一条街,缓冲了一会儿。路人中不乏防弹的粉丝,有不少粉丝都认出了他。

“硕珍啊,注意身体!!!”是阿米们热情的呼喊,金硕珍笑着挥挥手。

“啊啊啊啊,大哥!!大哥!!我真的超爱你啊啊啊啊啊!!!”这浑厚的喊声.....真不愧是我的男阿米,金硕珍朝着那个方向做了一个飞吻。

“啊啊啊啊!!!!!”尖叫声更大了。

大哥的人气真的很高呢

“炒年糕,炒年糕......啊,在这里。”边嘟哝着,边找到了图片上的那个地方。

“叮咚”是手机的提示音。

“有人给我发信息了呢?”金硕珍说着抬头看向摄像:“不会是我的伴侣吧?”

现在就开始在意伴侣的珍丈夫,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预兆吧?

“让我看看......”金硕珍低着头,慢慢的读出来:“hey,我的伴侣,我就在你面前的年糕店里,快过来找我吧。”读完抬头看向摄像,眼睛亮亮的:“说是让我去找他呢?”金硕珍挪到一辆车前,理了理头发,又转头问摄像: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帅?”摄像点点头,金硕珍笑了:“那是,我可是worldwide handsome。”

“也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,完了,我的香水会不会喷太多了啊?”金硕珍不放心的碎碎念ing

现在就开始紧张是不行的啊,大哥啊,可不一定是女孩子哦?

走到店门口,金硕珍长呼一口气,然后拉开年糕店的门。左右环顾了一圈,意外的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。染着金色的头发,穿着一件黑大衣,正用他标志性的浅笑酒窝对着自己,这不是自己的弟弟。金南俊吗?

“哦莫,他怎么会在这里啊?”

当然是来做你的伴侣啊......

“哥,快过来,我点了炒年糕。”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,金硕珍想了想,就挪了过去。

“RMxi,你怎么会在这里啊?”

“我刚从方PDnim的办公室出来呢,觉得饿就过来吃炒年糕了。”金南俊依旧笑着:“哥你是过来干嘛的呢?”


小黑屋:

当时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身份?

金南俊挠了挠头:“JIN哥是一个还算比较保守的人,感觉不能在一开始就告诉他这件事情。”

果然是体贴自己丈夫的RMxi,顺便,切开果然是黑的啊.....

有发现南俊其实就是自己的伴侣吗?

金硕珍有些懵:“当然没有,真的以为他就是去吃饭而已的。”

确实是去吃饭啊,就顺便再拐走你啦


“我啊,我参加了我结,正在录制节目呢。”金硕珍有些紧张的捏紧了自己拿着礼物的手。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金南俊若有所思:“那哥,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?”

“我吗?要求不高,只要对方长得好看就行,盒盒盒。”

金南俊只是笑着看金硕珍笑,笑的意味确实有些不明了。

看南俊尼这上扬的嘴角.....硕珍啊,我先溜了哈

“那哥,你怎么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啊?”

“哦?说起来,我得打个电话过去了。”金硕珍说着,打开了手机,拨出了唯一的一个联系号码。然后,他看见金南俊背过身去,拿过屏幕亮起的手机,接了个电话。

“喂?”低沉,磁性的声音,金硕珍再熟悉不过,不仅仅是听筒里的声音,也来自他眼前的这个弟弟,金南俊。

“哥,我可等你好久了呢,你来的太慢啦。”微微抱怨,撒娇的语气和低沉的音色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,显得分外和谐。

呆滞了一会儿:“呀,这节目录不下去了啊?”

金南俊笑了,露出小小的酒窝。他的哥哥可真可爱,这节目可是一定要录下去的。

“说什么话呢,哥,节目还是要录的啊?”

南俊啊,你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

金南俊走到金硕珍身边,揽过他哥的肩膀,附在耳边小小声说了句:“哥,就当营业就好了。”

热气熏得金硕珍的耳尖染过一丝嫣红,忍不住躲了躲,态度却冷淡了些:“南郡啊,过会儿去哪里啊?”嘴上还是同意了,那也是,营业嘛。看不起自己是演技班的高材生还是咋的?

小黑屋

有想过会是男生甚至是自己的队友吗?

“这确实没想过......但是也没事的,同一队的反而熟悉些。”金硕珍笑了笑

“对方是珍哥的话,其实就还好,因为他蛮会照顾人的。”

下集预告:

“啊啊啊啊啊,南俊,你快过来!!”

遭遇了什么困难的jin?

“这里的风景是真的很好啊。”

去了某个地方旅游的南硕夫夫。

请期待下集吧!


Emmmm

给自己立个flag

督促自己写文嗷

明天要搞  我们结婚了


你所看不见的我

和小姐妹一起唠嗑的时候突然出现的

文笔不好,多多指教啊

闵玧其第一次看见队里大哥的时候,是有些不屑的。他甚至觉得有些好笑,这个男人过于温润和安静,不是个适合娱乐圈的人呐。闵玧其眯着眼,拒绝了对方想要表达友好的那只手,声音低低的,带些冷漠:“suga。”算是自我介绍过了。

金硕珍在第一次见到闵玧其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弟弟是不待见自己的,在快要出道的时候,对方对自己就还是爱答不理的。金硕珍是着急的,大家以后是一个队的了,没有必要把关系弄得很僵的。想到这,他突然觉得那个眼神冷漠,散发着swag气息的弟弟有些幼稚的可爱。

经纪人分宿舍的时候,闵实权刚想开口,另一道温润的男音就插了进来:“我想和玧其一个房间。”经纪人有些讶异的看着金硕珍,对方也正看着自己,眼睛里是一如既往的温和,像是春雨过后的柳条,湿漉漉的却很有韧劲。毕竟是队内大哥为数不多的要求,经纪人即使惊讶也还是答应了。

既然经纪人同意了,队里最大的两个哥就住到了一起。其他五个小的每天虽然还是嘻嘻哈哈的,但是都会不约而同的关注那个安静的有些过分的房间,他们害怕那两个哥会有矛盾。

金硕珍怎么也没想到,他和闵玧其的第一次矛盾居然是因为睡觉的问题。

事情是这样的,闵玧其是一个工作狂魔,每天都泡在公司给他的工作室里,要么作曲要么写歌词。刚开始几天,金硕珍还觉得没什么。过了一周后,他看着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闵玧其,决定把人弄回来好好睡觉,不能再熬夜了。

闵玧其最近状态不太好,歌词总是写不出来。他坐在工作室对着空白的纸,啧了一声,有些烦躁。

“叩叩叩”有人在敲工作室,闵玧其想着也许是金南俊,就开了门。打开门后,他看着面前温和的男人,愣住了。

金硕珍站在工作室门口,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,有些尴尬的看着闵玧其:“玧其啊,哥是看现在太晚了,就过来看看你......”

闵玧其当下觉得有些好笑,但又有些温暖。他依旧是很冷淡的:“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言下之意就是,我不是小孩子了,不用你关心,你可以走了。

金硕珍突然有些生气,觉得这人太不爱护自己了,他放下手中的袋子,眼神带了些许初冬的薄冰:“闵玧其,小孩子也知道要睡觉,你为什么不知道?”

闵玧其有些恼火,却又被对方眼神震慑。他从没见这样的金硕珍,在他印象中,金硕珍一直是温和的。就算一直学习着自己并不擅长的舞蹈,被老师训斥。就算是知道自己不能以演员出道,无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金硕珍都是温和的,笑着的,像是平稳的江面,包容一切,不起一丝波澜。

金硕珍盯着闵玧其看了好久,久到闵玧其开口:“回去吧。”烟酒嗓低低的,在冷冷的空气里散开,金硕珍没有动。闵玧其走上前,拿过金硕珍放在脚边的袋子:“走。”说完就率先走向前,金硕珍连忙跟上。

金硕珍以为闵玧其生气了,有些怨念。可是闵玧其走的稳稳当当,眼底有金硕珍看不到的笑意。

这事以后,金硕珍明显发现闵玧其变了。会回来睡觉了,偶尔也会吃自己准备的夜宵。虽然表情还是冷冷的,却也带了回暖的笑意,轻轻的,不易发觉。

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金硕珍的呢?闵玧其细细回想着,似乎也没有确切的时间点,对方的温柔是带着泥土味的春雨。等他回过神来,已经被雨水融化。

金硕珍慢慢了解闵玧其之后,发现对方其实很好相处。做饭时嘴里说着想死吗,手上却会任劳任怨的帮自己洗菜、切菜。

闵玧其发现金硕珍和之前不一样了,之前的金硕珍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,特别是对自己。现在的金硕珍开始和自己开玩笑了,也会怼自己了。

刚出道没多久,攻击金硕珍的话语就从没停止过。黑粉总是说,金硕珍在团队里到底有什么用呢?就算是自家的粉丝,她们说,大哥做饭什么的都很好,就是舞蹈上啥的差一点。闵玧其在那段时间非常担心这个哥,他看着队内的忙内line和他嘻嘻哈哈,看他似乎没有任何一点沮丧。他很想告诉那些人,你错了,防弹不能没有金硕珍,金硕珍很好,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哥。他记得金硕珍反复练习舞蹈,衬衫被汗水浸湿的模样。记得队内弟弟上学的时候,金硕珍做的便当的香气。记得金硕珍练习声乐时,声嘶力竭的青筋。他的好,他都知道。

闵玧其很晚才回到宿舍,他刚写好一首歌的词,只想好好睡一觉。打开宿舍门,他看到了黑暗的客厅里安静的坐着的金硕珍。

金硕珍自然是看到了那些留言的,说不难过,那是假的。但是他是队内最大的,作为一个大哥,他不愿,也不能够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带给队内的弟弟们。所以,他选择在今天难过,明天,他会和以前的自己说再见。闵玧其的出现,是他没有意料到的。

闵玧其默默地坐到金硕珍旁边,什么也没有说。他感觉到金硕珍僵了僵,随后就慢慢放松下来了。肩头一暖,一颗浅栗色的脑袋慢慢靠了上来。一向不喜欢身体接触的闵玧其没有拒绝,只是微微调整了肩膀,好让那个脑袋可以更舒服些。

金硕珍靠着就开始迷迷糊糊的了,这个弟弟很沉稳,像是石头一样不可动摇,他的温柔也像石头一样,默默无言。恍恍惚惚间,他听到了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烟酒嗓:“哥。”嘴角传来暖暖的湿意,金硕珍一下子便清醒过来,有些结巴:“玧其啊,你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回应他的,是一个温柔,湿热的吻。金硕珍被吻的又开始迷糊,缓了一会儿,他定定的看着弟弟的眼睛。

闵玧其是害怕的,他有些懊恼自己的鲁莽,也害怕对方的拒绝。还好,他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笑意,还有唇上软软的触感。

“玧其啊,你脸红了哦~”

幸好你看到了别人所看不见的我,让我们得以互相陪伴。


我们结婚了(网络版)



由于我是个很喜欢看类似《我们结婚了》这种节目的人,所以,我的第一篇长篇就写这种题材了。背景偏现实,不过不会很准确的,有错误望谅解。

最后,新手上路,多多指教撒。

一回

“下面宣布获得最佳男团这个称号的组合,他们就是——”漂亮的女主持拉长了声音,看向台下的炸弹海:“BTS!防弹少年团,祝贺你们!”

台下原本坐着的七位少年一下子站了起来,拍着手,向镜头打着招呼走向舞台去接受属于他们的荣誉。一位兔眼的少年率先走到舞台,拿起话筒,看到其余所有人都走到舞台才开口,声音透过话筒有些失真:“感谢我们的大黑公司,还有staff们,还有我们的阿米,康桑哈密达!”他身旁看起来很是温润的男人接过话筒:“内,呦咯本,康桑哈密达。”一旁白金头发的少年笑得灿烂,声音却是低沉的:“向大家剧透一下哦,我们珍哥可是马上要结婚了呢?”台下的阿米不信:“金泰亨你骗粉丝嗷!!!”温润的金硕珍一个炸毛,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,示意别瞎说。金泰亨摸了摸自家大哥的头发,笑而不语。(feat:阿米女神们的尖叫)

刚准备回到休息室的金硕珍被自家经纪人一脸神秘的拉走:“硕珍呐,哥给你准备了一个单独的休息室哦。”金·一脸不信·硕·一定有鬼·珍:“莫拉古?”经纪人对金硕珍笑了笑,带到一个房间后就走了。

金硕珍原地打了一会儿转,最后下了很大的决心准备跑的时候,门开了:“请问是金硕珍xi吗?”是一个还蛮好看的......怒那?金硕珍下意识的鞠躬:“内,阿尼哈塞呦。”好看的怒那也鞠了个躬:“阿尼哈塞呦,我是《我们结婚了》这个综艺的方赫妍PDnim,想要邀请硕珍xi来参加这个节目呢。来,请进来坐吧?”原来是PDnim啊,金硕珍和摄像打着招呼有些郁闷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们节目组想做一个网络版的我结,是和电视上播出的有些不一样的那种。再三考虑呢,就想邀请硕珍xi来做这个节目第一季的嘉宾,硕珍xi是怎么想的呢?”刚坐下,方赫妍就说出了过来的理由。

“嗯......”金硕珍想到今天舞台上那个弟弟的话,原本拒绝的话拐了个弯,回答到:“很荣幸被邀请参加这个节目,我也很愿意参加。”

“那么硕珍xi对未来伴侣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嗯......希望可以是个可爱的,爱笑的女孩子吧?”

“节目组会尽量帮你配对你的理想伴侣的,最近几天请耐心等待哦。”方赫妍面上含着微笑,心里却有着自己的小九九:女孩子?那可不一定哦。

“内,那么我就先走了。”金硕珍站起身来,鞠了躬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打开防弹休息室的门,六双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。金硕珍缩缩肩膀:“怎么都这样看着你哥我啊?”糯糯的糯米团子黏了上来:“哥刚刚是干嘛去啦?”金硕珍带着糯米团子坐到了沙发上:“也没什么事啦,公司可能看我年纪大了,给我安排了一个结婚的综艺,盒盒盒。”朴智旻从他哥怀里抬头,很是惊讶:“哇哦,这么说,泰亨前几天在方时赫PDnim办公室外听到的是真的了?”金硕珍看向从沙发的另一端挪到他旁边的金泰亨:“呀,你小子,怪不得你在台上会那么说啊。话说,你有听到和我一起的对象是谁吗?”金泰亨看着他哥,眼里情绪不明:“哥,你怎么会答应参加这个节目?”金硕珍有些奇怪:“哥确实不小了,再说了,这个节目听起来还蛮好玩的。”金泰亨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忙内的声音就插了进来:“哥你也知道自己年龄大了啊。”金硕珍拨开糯米团子放在自己身上的手,走到忙内身边揉虐着那张兔子脸:“呀,田柾国你小子,真是的。”

“好了,孩子们,我们该去下一个行程了。”

听到有行程大家也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休息室,金泰亨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若有所思。

颁奖典礼后又过了大概一周,方赫妍决定突击防弹宿舍,提前和经纪人打好招呼后便开始了拍摄。

时间:周日早上8:00

地点:防弹宿舍

一群人黑压压的聚在门口,字幕: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恐怖组织= =

“咔哒”因为有经纪人提供的钥匙,所以开锁成功 (`・ω・´)

入眼的是有些乱的玄关处,哇,鞋子是真的多呢......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吧。摄像:可真是太为难我了啊。

嗯?好像有食物的香气?摸索着走到厨房,那个抓住鼻子的犯人是——jin!

听到动静的金硕珍转头,一坨黑压压的摄像,空气静止了几秒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一给莫呀?!”字幕:大早上飙出三段高音的jin,不愧是防弹少年团的主唱呢!

小黑屋采访:当时被吓到了吗?

金硕珍扶额,有些哭笑不得:“呀,你们真的是......太了不得了,我当时真的被吓到了,还以为是什么坏人呢。”

字幕:我们不是坏人来着啊,硕珍呐......

厨房旁边的走廊里,一只黑发的舞蹈队长冲了出来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看到这么多摄像,郑号锡愣了几秒,金硕珍默默数着:1、2、3...“啊啊啊啊啊啊,这是啥啊!!!!珍哥啊!!”

摄像无辜的抖了抖

字幕:发现了舞蹈队长了不起的歌唱潜能呢?

金硕珍叹了口气:“号锡啊,没事的,他们是我结节目的工作人员啊。”郑号锡于是捂脸,又飞奔回到房间里去了。

号锡啊,打扮好了就出来吧?

刚想问些什么,一张任务卡就被交到手中。金硕珍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,看着任务卡:“您好,你的结婚对象正在约会地点等着你,请打开节目组给你的手机,根据手机图库里另一半的提示找到约会地点。”金硕珍打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手机,点开图库,是一张看起来很平常的街头照片:“这就没了?也不能看出什么来啊?”

字幕:看起来毫无头绪的jin,能否找到约会地点呢?

小黑屋采访

PD:先做个自我介绍吧

“内,哟咯本,阿尼哈塞呦,我是防弹少年团的jin,金硕珍。”

字幕:撒花撒花

PD:参加这个节目的感想和感受?

“emmmmm,其实是有些忐忑的,毕竟之前没有上过这方面的综艺,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。”顿了一会儿“也害怕我们之间会相处不来,我的缺点还蛮多的。”(笑)

字幕:呜呜呜,硕珍这么善良,一定会相处的很好的!!!

下集预告:

“哦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难道另一半是认识的人吗?

“呀,这节目录不下去了啊?”

阿尼跌,硕珍啊,节目还是要录下去的啊。

下一集,防弹少年团的大哥jin的结婚对象竟然是?!


我有些纠结cp嗷,在果珍,围巾,还有旻珍之间摇摆不定。。。大家有什么建议吗?可以给我一些嗷


最好的你

第一次写文多多指教哦,小学生文笔勿喷哈

all珍偏围巾(短篇)

最好的你

首尔的空气里飘散着许些雪点,路上的行人却越发的多了起来。初雪总是让人联想到一些美好的话语,和让人向往的恋情。

金硕珍站在宿舍窗前,看着飘扬的雪点,突然迷茫了起来。他是团里的大哥,却并没有身为大哥的自觉。喜欢的演戏也没有去演,一直在做自己没有那么擅长的唱歌和跳舞。以后的路,到底该怎么走呢?不像忙内那样年轻,长相也没有队内的首帅弟弟那么好看,作词编曲也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。过了现在的这个时期。。。以后又该怎么办呢?金硕珍就这样陷入了沉思。忽的,肩膀一沉,转过头去就看到了队内那个像小太阳一样的弟弟,金泰亨。他正用毛毛的脑袋蹭着自己,像是撒娇,又像是安慰。金硕珍于是就笑了:“我们V啊,这是在和哥撒娇吗?”然后他看见自家弟弟亮亮的眼睛,仿佛沉淀了揉碎的梦,低沉而又温和的:“哥。”仅仅是唤了一声哥,金硕珍却突然开始迷糊了,眼前出现了自家弟弟的许多重影,声音也听不真切。似乎很近,近的他能感受到脖颈因为热气的瘙痒:又好像很远,远的他看不清弟弟眼中浓厚的仿佛溢出的安抚。最终,大哥只是抬手抚摸着弟弟手感极好的脑袋,什么也没说。弟弟很轻很快的叹了口气,眼中换上了些许揶揄:“我的小猪这是在烦什么呢?”金硕珍看着弟弟雕塑般的五官,自家弟弟已经慢慢的变成了男人的样子。即使是肩膀没有自己宽,却给人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。

金泰亨感觉到他珍哥的手从他头上拿下来,刚想撒个娇,却被身前的拥抱僵住了面部表情。胸前的声音闷闷的:“泰亨啊,wuli泰泰啊。”金泰亨瞬间扯开了嘴角,咧出了标志性的四方嘴,傻傻的带了些宠溺,静静的等着他哥往下说。他哥顿了顿:“哥只是有些迷茫啊,都是快三十的人了,却觉得自己的路渐渐的看不到了。也没有什么擅长的东西,有些一无是处啊。”金硕珍感觉身前的人抱的更紧了,头也挪到自己肩窝处蹭了蹭。他看到金泰亨背后站着的其他五个弟弟,皆是温和的看向他们的方向,就连那个石头一样的弟弟眼中也难得的带着微微的笑意。耳边的声音低沉磁性:“哥,别这么说,对我们来说,你可是最好的金硕珍啊。”

金硕珍一愣,心里被无意识揪紧一块慢慢的舒展开来,语气却是无奈的:“你这臭小子,要叫哥的啊。”团里的忙内向他们走来,一把拉过他哥,睁着水润的兔眼:“珍哥,我该喝牛奶了。”金硕珍摸摸忙@内的头,一手环过忙内,一手抓着另一个弟弟向着他的弟弟们走去。

雪下得越来越大,隐隐传来玩闹的声音。

“珍哥,放假我们一起去旅游吧。”

“那不行,我也要去!!!”

“呀,田柾国!!!”

“哥,我不是你最乖的弟弟了嘛?带我一起吧?”

“珍哥,你不在就没有人修东西了啊?我还是在你身边比较好吧?”

“厚比是你的小太阳啊,带上我吧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